老师们将根据男孩的情况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

2019-03-31 06:50

南京幼儿高等师范学校副校长陈旭辉介绍说,男幼儿师范生报考要求身高一般应在1.60—1.85米,五官端正,面部无明显特征和缺陷,无口吃,无色盲、色弱,体型匀称,四肢无残疾;普通话较标准,音乐基本素质较好,动作协调,具有基本的绘画能力,适合从事幼儿园教学工作。“从这三年的考查情况看,不少男生文化素质很高,但形体和声乐都比较薄弱。不会做广播操的情况年年都有,有时候我们的面试老师要手把手教他们做。”陈旭辉表示,其实对于面试而言,会不会做并不重要,重点考查学生的体态,但从侧面反映了初中体育和音乐教育的弱势。考入学校后,老师们将根据男孩的情况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有形体方面的,声乐方面也会有乐器。”

在南京实验幼儿园,孩子们管老师叫“老师妈妈”,17岁的兰勇第一次听到小不点喊他“老师爸爸”那是他在南京实验幼儿园小4班实习的第一天。早上8点左右,兰勇跟着带教老师在门口迎接小朋友们。宝宝们一个接一个走进教室,看到兰勇觉得挺新奇,左看右看,“有的小朋友围着我转,有的冲我笑,还有的害羞地瞥我一眼。”让兰勇印象深刻的是,有一个活泼的小男生拉起他的手,问:“你是谁啊?叫什么名字?来干吗呀?”兰勇觉得好笑,蹲下来摸摸他说:“我是实习老师,来陪你玩的。”小男生若有所思,自言自语地说:“你也是老师,但你是男的,是老师爸爸!”这个称呼让兰勇心头一热。不过“老师爸爸”可不是好当的,一连串的挑战接踵而至。第一天兰勇学习照顾孩子们午睡,起床的时候,有一个小女孩跑到他身边,嗲声嗲气地说:“老师帮我扎辫子吧。”兰勇哭笑不得,“长这么大从来没扎过,”可总不能跟孩子说“这个事你找老师妈妈吧”,兰勇咬牙学了起来,皮筋怎么拿,怎么给孩子绑花样,怎么绑不疼,学得有模有样,两个礼拜后就练成了“熟手”。帮小不点擦屁股,在来幼儿园之前,兰勇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一个小男孩撅着屁股朝我喊拉好了。我拿了卫生纸过去,却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不知道擦得疼不疼。擦完后,他朝我嘿嘿地笑了笑,当时觉得很有成就感。”

两周实习很辛苦,男孩们都坚持了下来。“第一次实习,男孩们表现很不错,对幼儿教师这个职业有认同感,潜意识里喜欢孩子,喜欢这个专业。”南京幼儿高等师范学校学前教育系副主任王磊告诉记者,在学校这些男孩和普通高中男生没有分别,调皮活泼贪玩。“兰勇是学校的篮球高手,校篮球队主力,谢进是小有名气的校园歌手,吴迪的文化课成绩非常优秀。17岁男孩身上的特点在他们身上都能找到。唯一不同,他们选择了学前教育这个专业,当他们面对孩子的时候表现出超越同龄人的细心和耐心。”王磊告诉记者,为了培养首批男幼儿师范生,学校的老师们不断探讨摸索新的授课方式。“比如帮助男孩树立专业认同感,社会上有很多讨论,认为男生当幼儿老师成了男阿姨,进了幼儿园后会被女老师同化,事实上通过一年多的观察,我们发现80名男生并没有被同化。其次,教学方式要调整,男生天性好动,课堂上交流、对话的内容多一些,多为他们提供表达的机会。”

“一个上午面试下来,我们考场里只有一个男生会跳伦巴,会做操的只有一半,能做得好的只有10%左右。”在面试现场,负责形体考核的人文系盛老师告诉记者,不少来面试的男生都不会做操,“而且很奇怪,特别是郊县学校会做的更少。”一个上午考试结束,三个男生面试考场的形体考核老师一共只看到两位男生表演舞蹈。老师们反映,会做操的孩子也“普遍没有朝气”。

两年前招的“男幼师”如今实习了 当“老师爸爸”给宝宝扎辫子擦屁屁

记者了解到,为了缓解幼儿园缺男教师的现状,我省从2010年开始招生免费男幼儿师范生。过去两年竞争十分激烈,中考文化分数都要超过四星级以上高中。在中考前的这场面试,就是要在填报考志愿前淘汰不具幼儿教师潜质的男生。

除了照顾孩子的生活,“陪玩”也不是轻松的事,男孩们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小孩是这么古灵精怪的”。谢进在南京实验幼儿园中班实习,有一次他教小朋友们学做纸风筝。一个孩子边学边问,“风筝会飞,老师你会飞吗?”谢进愣住了,片刻才回答:“如果你的绳子够粗的话,应该能把老师带飞起来。”还有令谢进更纠结的一回,孩子们分角色表演动画片“巴拉巴拉小魔星”,两个女孩突然大吵起来,一个喊着“我不和你玩了”,伸手推了对方一把,另一个被推哭了,气得大叫“你真讨厌!”原来两人是为了争同一个角色。“我先搂过动手的那女孩,半哄骗道,这个角色不厉害,换一个吧。没想到她很执着,立马拒绝了。”谢进想了想决定从另一个女孩着手,“你看,另一个角色魔法更厉害。”谢进一边模仿动作一边说服着,这次终于成功了,女孩破涕为笑,欣然答应换角。“只要有点耐心,孩子们还是很愿意听话的。”

据了解,考虑到教学硬件条件不足等情况,南京幼儿高等师范学校今年只招收40人,比去年减少了一半。其中,在南京招收24人,在无锡招收16人。陈副校长表示,由于今年继续了去年免学费、住宿费、给予一定生活补贴和毕业保证至少到农村公办幼儿园工作等政策优惠,加上学校为50%的学生提供最多1000元每学期的奖学金,今年参加面试的学生数估计仍与去年持平,在六七百人左右。

第一次给女孩扎辫子,第一次给小不点擦屁屁……站在一起,他们是一帮高大帅气的17岁男孩,这个年纪很多男孩恐怕连袜子都不会洗,经过两年的训练,南京幼儿高等师范学校首批幼儿男师范生们在今年的4月底5月初走进幼儿园当起了实习老师,经历了人生的多个第一次。昨天,他们和记者分享了当“老师爸爸”的辛苦和快乐。

南京市幼儿高等师范学校首批共有80名男幼儿师范生,同一批还有许多女生,在幼儿园实习的时候每一名男生会和一名女同学结伴在同一个班实习。“有我在的时候,孩子们明显更乖,我只要声音稍微大一点,他们立马守规矩了。”谢进骄傲地说。“男老师有自己的优势。”来自南京的吴迪举例说,男生的力气大,搬玩具一次搬好几个,干活效率高。有一次谢进带孩子们玩海洋球,孩子们“泡”在球里,又是砸又是抛,玩疯了。突然谢进做了投篮的动作,轻松把一个小球投进了一米以外的球筐。孩子们立刻投来崇拜的眼神,跟着谢进学了起来,“如果是女生的话,可能投不进去。”男生们很喜欢带孩子玩球和挑战有难度的游戏,“幼儿园里有一处梅花桩,有两个小男生就是不敢走,有一个吓哭了。”兰勇拿出了男子汉的架势,“我们是男子汉,不怕。你们看老师。”在兰勇的鼓励下,两个男孩尝试走了起来。不过,男孩们承认,在许多方面比不上一同学习的女生。比如教孩子手工,女生更仔细。

来参加面试,怎么连最基本的广播体操都不会做呢?“其实每年的情况都差不多,能把一套广播操做下来的几乎没有。”一名面试老师说。记者在考场外采访了20名前来面试的男生,除了一位29中的男生表示,现在每周三节体育课、每天都要做操,其他同学都表示,体育课只剩下一节甚至完全取消,变成了语数外等主课,做操也就走个形式。多数学校体育课只教实心球、跳绳、排球等中考考试的几个项目,平时带着学生练一练。

“本来每周有三节体育课,4月份体育考试结束后就只剩一节了。”一位男生告诉记者,原来两节体育课的时间被用来上语文和历史。“我们从来不做操,每天下了早读课就跑步。”溧水某中学初三男生小陈告诉记者,学校本来有三节体育课,到了初三上学期就全部取消,初一初二时还做一做广播操,现在干脆改成跑步了。到了面试现场,小陈想做操都记不得动作,只好给老师表演“原地踏步”。除了体育课,音乐课也被不少学校忽略。“从面试的情况来看,很多学校音乐课都不上,有的学生在音乐上有个空白阶段。”负责音乐面试的张老师告诉记者,学生唱得最多的还是《让我们荡起双桨》、《世上只有妈妈好》这类的歌曲。

“准备了什么才艺?”“没有。”“那就做一节广播操。”“呃!我忘记了。”“广播操怎么会忘的?原地踏步总会吧。”在面试现场,记者意外发现,不少男生在形体考核环节竟连广播操都不会做。“一二三四……”随着老师的口号,一位身材高大壮实的男生小心翼翼地做起了跳跃运动,手始终缩在肩膀左右的位置,腿也伸展不开。“你的动作太没劲啦,咱们要把男生的力度做出来。”在老师的鼓励下,这位男生才稍微放松了一些。另一个小伙儿在表演学校教的武术操时,因为太紧张,走路都变成了同手同脚,连面试老师都有些忍俊不禁。